暂无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朔州历史

干戈玉帛云石堡
时间:2018/8/1 10:48:42   信息来源: 朔州市新闻中心

  大明江山百万兵,

  风雨皆程筑长城。

  九边重镇拨地起,

  蒙元后裔干戈兴。

  长城森严界晋蒙,

  云石和议化冰封。

  茶马互市通有无。

  自此紫塞沐春风。

  云石堡如今是右玉县极为平常的小山村,前些年堡里的住户搬到了堡外,近年来堡外的住户,大多数年轻人外出打工,村里多是留守老人。遥望村外,长城隐约在绿阴间,山颠之上的烽火台虽经风摧雨剥,依然精神抖擞,山峦起伏,沟壑纵横,长城古堡、窑洞、老人更显得山寨的历史沧桑。

  据明代,隆庆二年进士、万历二十年任宣大都御史杨 所著《宣大山西三镇图说》记载:

  云石堡:“本堡设自嘉请三十八年,故土筑也。万历十年,因山高无水离边尚远,不便市场,故改建于王石匠河,砖包焉,周一里七分,高四丈二尺,设守备官一员,所领旗军五百四十三名,马二十七匹,分边十四里三分,零市场一处,边墩二十一座,火路墩一十四座,内镇墙等墩。极冲,边外马耳山长沟一带多罗土蛮等部落驻牧。本堡旧堡凭山为险,缓急可守,今改建新堡,密迩市口,防御抚处虽视旧为便 ,但地势平旷,险非所据,且距威远四十里而遥,孤悬一隅,道路崎岖,转输不便,有警似为可虑议者谓旧堡亦当存留以便应援不为无见云。”

  另据明嘉靖朝大同巡抚王士骑所著《三云筹俎考》记载:云石堡“于堡外东南高岗之处添筑一台,为孤堡一臂之助,又堡外居人无关可恃增筑关厢以备趋辟之所,即今承平亦弭盗之一策矣。”在东南高岗烽台望楼用青石打制的门额上刻“永安重关”四个字。

  可见云石堡东南山巅之上的高台为云石堡之左膀右臂,堡东之士堡是为庇佑居民增筑。

  提起云石堡,还有新旧之分,在新云堡之东十里之遥的山岗上有个旧云石堡,堡墙完好,堡内一烽火台高竖其间,据传,该堡因缺水,不便驻守。故搬迁王石匠河筑新堡。从新堡型制上看,西临王石匠河东靠山,地势险要,宜守难攻,古城堡座落山岗间,堡外有堡,西堡为砖石结构,南堡墙城砖尚完好。在砖堡之东又有一土堡,两堡之间又有瓮城。

  出云石堡西行二里过王石匠河,行几百步便是长城,王石匠河由东而西穿长城而过,形成一条贯通晋蒙的交通要道,在河的北岸,也就是通道的北侧的半山坡上,长城内侧隐约可见一土洞,此乃马市暗道,长城外有一土堡系蒙古人入关时所住,长城内一小堡此乃贸易入关后安检验收之堡,堡北墙有一高台,乃贸易时官员观望之楼市,小堡之北50米处又有城堡一样的土圐囵,人们称之谓马市圐囵,在马市圐囵西边的长城上可见几处高耸起的台基,据说这是马市望楼。

  蜿蜒的长城,高竖的烽台,挺拨的台基,隐约的圐囵,连环的古堡,山岗的敌台,这层层的设防,其间暗示着什么历史秘密呢?

  性趣的驱使,多年的宿愿,总想探个究竟。

  拂去历史的尘埃,史海勾沉往昔的故事,再现几百年前的往事。

  旧堡新堡见证层层设防

  公元1368年正月,朱元璋推翻蒙元帝国登上皇帝宝座,国号大明。

  蒙元势力退出了政治舞台,退居漠北,但不甘心他们失去的天堂,伺机图谋复僻。

  朱明王朝也深知蒙元势力严重威胁着王朝的安全,不可掉以轻心。为加强北疆边防,抵御北元的进扰,朱元璋实施“天子戍边”的国策,在北部边疆建“九边重镇”。到永乐年间,朱棣登上皇位,还三次亲征蒙元残余势力,以消灭来的北方的威胁。

  为了防御来自北方的入侵,明王朝在建“九边重镇”的基础上,又筑万里长城,在长城沿线筑卫城,建屯堡,驻扎重兵,层层设防。

  针对明王朝的“天子戍边”,蒙元势力也采取了“九子驻牧”的策略。双方对峙,势钧力敌,到明英宗时期,“土木堡之变”,英宗亲征被俘,50万大军全军覆没,国力裹退。到嘉靖年间,蒙元后裔、俺答汗崛起,多次临边请求通贡互市。

  为了抵御北方鞑靼势力的骚挠,明王朝于正统三年在右卫与平鲁卫之间修筑威远卫城,在威远卫之西十里,于嘉靖三十八年筑旧云石堡以屏藩威远。旧云石堡之西便是贯通晋蒙的王石匠河。原当初建云石堡的目的,是阻击沿王石匠河而入侵的来犯之敌,古堡距通道数十里,敌人入侵时路途遥远不便阻击,入侵后众多山沟隐蔽很难发现,一旦来犯之敌围攻,旧云石堡四周缺水,不可久守。

  弘治十三年四月二十日(1500年5月17日)鞑靼从王石匠河突袭威远卫,威远守军壮士浴血奋占伤亡2000多人,震惊明廷。血的教训,使明王朝认识到王石匠河乃防务之要冲。于是于万历10年在王石匠河重新修筑新云石堡。

  把汉叩关一石激起千重浪

  俺答汗乃草原一代枭雄。登上汗位屡次亲临边镇请求大明王朝准与通贡互市,明廷一一拒绝。叛逃出边的白莲教徒赵全、邱富等怂恿俺答与明廷分廷抗礼,帮其在土默川修“板升”,建“开化府”。俺答也骄奢淫逸为寻欢作乐,竟把长女哑不害收养的一女子,收娶为妾,人称三娘子。这三娘子原已许配那尔多斯部阿尔秃斯王子。阿尔秃斯闻听自己订好的媳妇被俺答收娶为妾,勃然大怒,决定兴师动众找俺答讨事说法。俺答听到消息,也觉不妥,于是就把自己孙子把汗那吉的未婚妻送给阿尔秃斯为妾,以化解此事。

  谁想,按下葫芦浮起漂。把汉那吉原已有两妻,但兀慎部落酋长兔扯金之女,出身名门,容貌出众,乃自己心中一枝花,今天被爷爷送与他人,不禁大骂:“此与禽兽行经何异?先夺人妻,今又夺我妻,我即降南朝,请兵杀此老贼!”

  把汉那吉从小失去父亲,一直由祖母一克哈屯抚养,当然也是娇惯任性。九月初四,乘俺答率兵往西海讨伐西番之际,把汉那吉邀了自己的奶娘之夫阿力哥,带了二妻比吉,速害铁木格、芒秃、师驮奈、驮驮、拾厂、花只改、颜竹等十人沿着兔毛河,直向边墙奔来。

  隆庆四年九月十三日,把汉那吉一行来到平鲁虏卫西的败胡堡,请求入关。镇守败胡堡的操卫崔景荣,经反复详细盘问,把汉那吉说明原委,崔景荣心想:“既然归降,但要以礼相待,不可莽撞。”于是决定,“甲队登城戒备,乙队列队打开城门,待把汉等进入后立即关闭城门,丙队四城巡视,夜不收即刻出城,前往来路及边外侦巡。”

  把汉那吉叩关请降,事关重大,祸福莫测,一个小小操卫断然不敢自作主张,一边暂时收了把汉一行安排食宿,以防不测。一边急驰平虏卫报告平虏卫参将刘廷玉,刘参将接到报告也不敢怠慢,立马派翻译并干练军官数人驰往败胡堡问明情况,一边传令边军戒备,派探马出边侦听北虏军事动态,同时派遣得力心腹前往大同镇报告情况。

  九月十六日巡抚大同都御史方逢时接报,认为此事可兹利用,应善待把汉一行。遂令遣五百骑前往平虏卫,将把汉一行护送镇城。一边遣快马前往阳和总督府向山西宣大总督王崇古报告,通报大同府、山西行都司等。

  九月十七日,王崇古得报,认为方逢时处置得当,即刻上报皇帝、内阁、兵部。

  把汉来降,一石激起千重浪。

  方逢时、王崇古认为把汉来降,天赐良机,以把汉为人质,一可收拾早年叛逃出边的赵全、邱富等助纣为虐的叛贼,二可借此分化打击俺答的嚣张气烟,应封赏把汉一行。内阁高拱、张居正也极力赞同方、王的观点。

  而另有一些官员认为,俺答在草原横行几十年,今其孙把汉自投罗网,应当立即处崭,以断俺答羽翼,以谢国人,以示大国尊严。

  是杀是封,是赏是儆?莫衷一是。

  隆庆议和 云石变融冰

  明廷经廷议,同意王崇古、方逢时的奏议。

  九月十九日,兵部奉旨,封把汉那吉三品指挥使;封阿力哥正千户,各赐衣一袭。

  九月二十三日,大同举行隆重的受封仪式,以五百军为仪仗,接把汉那吉进入大同镇城。来到镇城,把汉那吉看到镇城如此威严,官府厅堂,富丽堂皇,高兴地说:“我从今日以后知天朝之尊,我有所归矣。”

  此时边外的俺答汗帐,自把汉那吉出走,其祖母一直终日哭哭涕涕,茶饭不思,彻夜不眠。好不容易追回俺答来,一进门便是一顿臭骂:“即使中国要你头,我也会给,我只要我孙子,若你要出兵索要,便是杀我孙子。”俺答汗羞惭难当,不知所措。一向一意孤行的俺答,真是六神无主。

  熬到十月初一,俺答一向认为赵全是智多星,让赵全给出主意,赵全说:“中国城堡要紧,只要调集人马围困,攻开几座,不怕不送那吉出来。”于是俺答决定兵分三路,一路由俺答亲自率领,兵临平虏卫派五奴柱为使入城索要爱孙;一路永邵卜入攻云石堡,围困威远卫;一路由长子黄台吉率军陈兵大同边外。俺答摆开了围城索孙的阵势。

  大战在即,宣大总督王崇古与巡抚方逢时一方面通知西路沿边严防死守,一方面派出以安东中屯卫指挥应州人鲍崇德以大同旗牌官的名义为使者,来到云石堡关上,俺答也派出五奴柱为使者来到云石堡各展谋略,商讨和解事宜。

  十月的云石堡,堡外秋风瑟瑟,堡内舌枪唇剑,各抒己见。

  鲍崇德首先,宣示朝廷不仅没有当即杀害把汉一行,还为其一一封官厚赏,只是提出要朝廷放回把汉那吉,俺答必须交出赵全等叛贼。虏方五奴柱回去传达朝廷优待不杀把汉之恩,俺答也悔恨当初听从赵全之计。俺答亲自面见鲍崇德说:“我何爱惜赵全,而不交换我孙?”

  云石和谈最终达成协议:俺答何时把叛贼赵全等押送云石,明廷随即放把汉一行出关。

  隆庆四年十一月十九日,俺答令部下哈台吉逮捕赵全等叛逃人员。哈台吉、五奴柱早已对赵全等怀恨在心,俺答令下,雷厉风行,昔日仗着俺答的信任,颐指气使的赵全一干叛贼,一个个束手就擒,捆绑结实后哈台吉派自己得力人员亲自押送赵全及其家眷从云石堡入边,转达到威远卫交付大同副总兵麻锦押送大同镇。十二月二十日解送北京,经刑部验明正身,赵全等八名首恶押赴市曹枭首,传示九边悬挂。

  在赵全等送上断头台之际。十二月二十日大同右卫兔毛河堡外的兔毛河畔。

  边内,把汉身着朝廷赏赐的大红紵袍,头戴三品冠带,在火力赤,猛克的陪同下,大同巡抚方逢时亲自护送其出边关。

  边外,俺答汗、一克哈屯、三娘子等翘首等孙儿归来。

  临出边关,把汉那吉恋恋不舍,回首下马紧握方巡抚的手泪流满面地说:“我受皇上官职,不忍离去,朝廷怎忍心弃我?”方巡抚安慰道:“皇上怎能弃你,你祖父祖母日思夜想,皇上令你前往省亲,此乃人伦大事。你可随时回来。你不忘朝廷,朝廷亦不会负你。”方巡抚最为担心的是阿力哥及其随从回去受到俺答的惩处。使者火力赤、猛克力当面插刀为誓:“愿以我二人家中百口性命担保阿力哥回去不死。”方巡抚这才松开把汉那吉的手让其出边。

  边外早已等的望眼欲穿的俺答,远远望见孙儿把汉那吉骑着高头大马,身着皇帝赐的蟒袍,英武光耀地走出关来,先是祖孙相拥痛哭流涕,然后便是朝着关内拜谢再三。

  化仇为恩签和约 干戈瞬息变玉帛

  俺答汗接了被明廷封为三品官的孙子把汉那吉后,对明廷再三拜谢,欢欢喜喜回到汗账,乐享天伦。

  转眼到了隆庆五年,俺答上表,乞贡请封。俺答回到汗账,辗转反侧,回想自己一生,成天东奔西杀,多次临边请贡一无所获,如今身边有了三娘子,美艳佳人陪着,大明王朝抓到孙子不仅不杀,反而封官,体体面面的回来,真是因祸得福,看来人生祸福皆有缘,不可一味苦强求,从此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尊从三娘子的教诲放下屠刀虔诚敬佛。自己讨要孙子时也曾对天发誓:“方得把汉,诵经谢天地,以打牲为禁”。在签订和约时使者一行七八人也向明廷宣誓:“指天佛以为誓”。看来诚如前些年萨满神仙所言:“若得吉,必入贡南朝。”

  入贡南朝成为俺答汗逢凶化吉的人生追求,把汉那吉叩关降照受封,再一次为他实施现这一目标提供了以当面呈述已见的条件,因而在见到明边镇官员时一再恳请通贡互市,并表态:“中国可出二边垦田,北部自于碛外畜牧。”

  接到俺答汗的表文,宣大总督王崇古当即上奏朝廷:“今俺答与老把都、吉能、永邵卜诸部遣使十八人持番书来,愿相戒不犯边,专通贡开市,以息边民。”同时奏议封俺答汗名号,颁给金印,并封子侄辈职御。

  隆庆五年二月朝廷接到王崇古的奏议,三月,隆庆皇帝就批复了奏议,封俺答汗为顺义王,赐大红五彩紵蟒衣一套,三娘子为忠顺夫人,吉能为都督同知。

  五月,俺答一行到得胜堡边外晾马台受封,隆重的受封仪式,俺答激动万分,当场宣誓说:“中国人马八十万,北虏夷人四十万,你们听着:我虏地新生孩子长成大汉,马驹长成大马,永不犯中国,若有哪家台吉走进边作歹者,将他兵马革去,不着他管事;散夷作歹者,将老婆、孩子、牛、羊、马匹尽数给赏别夷。”

  宣誓毕各路台者面对明廷官员。焚纸抛天,以告天地为证,永不违背誓言。

  同时议定通贡互市协议十三条:

  一、投降人口,若是款贡以前来,各不相论。以后若有虏地走入人口是我真夷连人马送还,若是中国汉人走入,家下有父母兄弟者,每人给恩养钱,分缎四匹、梭布四十匹;如家下无人者,照例将人口送还。

  二、中国汉人若来投虏,我们拿住送还,重赏有功夷人;我夷人偷捉汉人一名出边者,罚牛、羊、马一九。

  三、夷人杀死人命者,一人罚头畜九九八十一,外骆驼一只,中国汉人打夷人者,照依中国法度偿。

  四、中国汉人出边偷盗夷人马匹、牛羊衣物者,拿住送还,照依中国法度处治。

  五、夷人打了无干汉人,罚马一匹。

  六、夷人不从暗门进入,若偷扒边墙拿住,每一人罚牛、羊、马一九。

  七、夷人夺了汉人衣服等件,罚头畜五匹头只。

  八、夺了镰刀、斧子一件、罚羊一只,五、四件罚牛一只。

  九、打了公差人,罚牛、羊、马匹一九。

  十、夺了汉人帽子、手帕大小物件,罚羊一只。

  十一、偷了中国马、骡、驴、牛、羊者,每匹只罚头畜三九。

  十二、筵宴处所,夷人偷盗家活等件者,罚羊一只。

  十三、讲定拨马,若进贡领钦赏,俱准倒骑马骡;若报开大市并将紧急事情,本王与黄台吉各准拨马四匹,其余台吉各准马二匹;若是讨赏卖马者,各骑自己的马匹。

  从隆庆四年云石议和,到隆庆五年俺答受封,从此长城内外行人不持弓矢,农牧各乐其业,正所谓:“豺狼不嚎,烽燧销儆”。

  万历五年,为了加强互市管理双方又增订五条协议:

  一原分守口夷各照该堡分管地方专巡守做贼生事走去人口,每日早起同该堡通丁各哨界路免致贼人生事;

  一走去人口如守口夷人踏见踪迹即与守口夷使若放进堡内有本王书到即送见;

  军门、抚院讲说若有阻当者守口官罚缎二匹,水懒一张,梭布六匹,即将人口回与本王;

  一走去人口人主不同守口夷人知道私己进口偷赶牛马捉人者查实罚马一匹,若原无人口依偷盗论;

  一各城堡采打本植者或上一百出口者许守口夷人引领采打回边完日赏锻二匹,梭布八匹;

  一各台吉若有偷抢进边生事作歹领人马多少每人罚马一匹,有台吉进口罚骆驼一只。

  万历十五年七月初四,扯力克嗣封顺义王。三娘子封忠顺夫人后又带领各部落酋长将以前所订条约法度一一重申,明廷也让各衙门通官参与,当时所有当事人有:詹天福、王志宝、安天爵、王国镇、龚喜、炭天福、常孝、麻承训、卡福、王汉登、张安等。

  双方对天发誓:永远遵守。

  为了加强对马市的管理,还签订《市法五款》

  一曰止许以布货食物相售,非此即系违禁,而将官敢有暗门卖鞍辔者即以通虏论罪;

  二曰互市之日,镇协等官整搠兵马会通官宣谕虏不许将倒死及不堪之骑充数,凡断舌筋者、割马尾者,刺咽喉者、灌之泥沙者、未岁不习刍豆者,俱勿令入暗门,倘虏狂态如故即一例绝之,稍有不轨设法创惩之;

  三曰促市货早运市期速完,使虏不久留以免糜费;

  四曰款约一定以后不许增卖一马,增给一赉,必就有开除则新生者方准增给;

  五曰初款虏使入口有时有数今纵意出入又先年命使到边诸夷讨赏献牛价费数十金;今次阅视至边因先与通官相约禁阻而牛马不敢进夷妇亦无至者,盖其道引属通官明甚,凡开市一切事务令彼痛切讲折以后当视额数加减以定通官赏罚。

  准通贡云石首试开马市 开贸易森严长城变坦途

  从把汉那吉叩关降明,促使大明与鞑靼互派使者在云石堡议和,云石这个边塞城堡成为万里长城的融冰点,为历史上称著的“隆庆议和”,开启了序幕,“隆庆议和”,实际上是从“云石议和”开始的。从“云石议和”到俺答受封,明长城一线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云石议和”,变为“云石受益”。

  在俺答受封仪式上,双方签订了通贡互市十三条协议。协议如何赴注实施。经双方协商,大同、山西都司各开一个口做试点,山西选定水泉营(今偏关县东北靠近朔州的水泉堡乡)大同都司选定威远堡边外,即云石堡边的王石匠河畔。

  至今在云石堡村西二里许,通往内蒙的交通孔道北,长城上可见几处石头垒砌的石头台基,据说那是管理马市的观望楼,在开通马市期间,双方官员高坐楼上,观察市场情况,以防不测。在长城内侧,有一处像城堡一样的墙,人们说那就是马市,当年通贡互市,就是在内进行交易。只是由于风雨剥蚀,所谓的暗道还隐约可见,当年每当互市时,鞑靼方参与贸易的客商需倒骑着马从暗道通过。

  在隆庆五年,先在云石、水泉试开马市的基础上,于隆庆六年(1572)才又在长城沿线陆续增开马市十几处。

  云石议和,开通马市诚如当时宣大总督王崇古所说:“许以贸易,以有易无,则和为可久,而华夷兼利。”通过互市贸易,长城内外出现了少有的安定和平局面。“东自海冶,西尽甘洲,延襄五千里,无烽火警”“烽火不惊”。

  通贡互市使长城内外焕发了生机,退去了战火霄烟,即使原来敌对的双方,也露出了惬意的笑脸,请看郭性之的

  《巡边夷人进酪酒罗拜》

  靖朔楼头俯大荒,

  叩关籍颡左贤王。

  马来汗血变成锦,

  酪荐叵罗露带香。

  胡虏已修三世贡,

  吴钩空佛九秋霜。

  自惭坐啸浑无事,

  食禄心惊两鬓苍。

  三军晏眠,边围之民,室家相保,农狎之野,商贾夜行。直到明末“六十年来,塞上物阜民安商贾幅辏,无异于中原”。使得“九边生齿日繁,守备日固,田野日辟,商贾日通,边民始知有生之乐。”自此,云西乃至原靠长城庇佑的广大地区“客饷日积于仓廒,禾稼岁登于田野”岁月的尘埃淹埋了这一段历史,时光的烟雨,使云石堡归隐到枯树荒芜之野。

  回望历史的烽火狼烟,或许唤醒今人更加珍爱今天的和平盛世的乐趣。

  (文/右玉县长城保护研究会 王德功)

  (编辑:宁瑞婷)

相关资讯
暂无推荐的资讯...
主管: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0349-8851866 投稿邮箱:sxszxww#163.com(#改为@)
亚博体育|亚博app|亚博体育下载【官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80006 |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 晋ICP备11001423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广告服务 - 您是第  位访客 -
关注微博